一種了然於胸的悶悶感作祟
身處在一片寂靜的黑裡
一點光也沒有,安靜的可怕
就像在無底的深淵裡漂浮
這般的黑奪去了我的感知
無從辨別我的手腳軀幹
被緊緊的揪住了,走不開也逃不掉...

忽有一微聲進入我的耳際
頓然恢復了我空間的感知
我不是處在深淵,而是黝黑的房間裡
呼喚的聲音越發清楚
似乎在這房間之外
聲音開始變得刺耳
夾雜著空氣傳遞而來
有一溫暖的風進入這裡
吹拂在我的身軀上
伴隨著刺痛襲來,
密密麻麻的扎在每一吋肌膚上
疼痛沒有減緩,反而劇烈的由外至內
我清楚的感知我的四肢軀幹和五臟六腑
被這樣的呼喚聲用力的攪動著

疼痛持續直到我的心被用力的揪住
忽然有股強大的震動從心裡而出
復甦了我全身細胞的感知
一股外來的壓力擠進我的身軀裡
我使勁的深吸一口空氣
那溫暖的氣息湧入肺中
如同我出母腹時所吸的那第一口氣
既溫暖又強烈的刺痛著每一個細胞

我的全身上下開始不住的顫動起來
刺痛的感覺轉為疼痛又或是酸痛
全身筋骨就像是在拼圖一般
被打散了又重組了起來
有股強大的引力拉扯著我
感受到原來我是面朝上躺著
背部冰涼的觸感沁入心肺
一股濃郁的香氣襲來,喚醒了我的嗅覺
似乎是我所熟悉的香味
卻不解為什麼好像是從我的身上散發出來
那樣的香味勾起了我的回憶
那香味好像是我姊姊們所存的香膏
我想起我的兩個姊姊,印象中她們哭得傷心
為什麼哭呢?而我又在哪裡呢?

外頭傳來吵雜的響聲
伴隨著一聲聲強而有力的呼喚
我漸漸的聽得清楚了
那聲音似乎是在喊著:拉撒路,拉撒路,出來!
拉撒路,好熟悉的名字
那不就是我的名字嗎?
倏忽間,龐大的記憶一股腦的湧進了我的腦海
痛苦的,哀傷的,撕裂心腸的
我頓時明白姊姊們為何而哭了
因為,我死了!

我正躺在墓穴中
全身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
這香味是膏抹死去的我而來的
我知道,我曾經死過!
[拉撒路出來!]
強而有力的聲音驚動了我全身的肌肉和神經
死亡,麻痺了我一切的感知
如今卻因著這樣的呼喚再次活絡了過來
那聲音的主人是誰?我搜尋著我的記憶!
既溫柔又堅定,正不是我所愛的耶穌嗎?
是他把我從死亡的深淵裡拉拔出來
讓我得以死而復生,甦醒過來
他是誰啊?他不是只是一個夫子嗎?
怎麼話語竟有這樣的權炳和能力?
耶穌,你究竟是誰?難不成你真的是主嗎?

我的心亢奮且激動不已,
全身也已經溫暖了起來
死亡和疾病所帶來的痛苦也早已消失殆盡
我像是個新生的人一般
我使出我的全力站了起來
捆著我的布和臉上的毛巾讓我行動不便
儘管如此我仍要趕緊出去
因為愛我的耶穌正在呼喚著我
墓穴的洞口透出耀眼的亮光
我儘管只能跳著前進
我也要趕緊脫離這黑暗和死亡
迎向那在光明裡使我復活的主!

我是死而復活的拉撒路
我要見證耶穌他是復活和生命的主

pok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