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夜
因著煩人的工作發慌
當一切停止
來到荒蕪人煙的地禱告
困難的吐出乾苦的禱詞
是什麼如此沈重
嘴唇發乾手臂發酸
連出口的禱詞都向下沈沒

半夜三時許
屋外犬隻無故吠言
不似言語卻是哀鳴
哀鳴之淒涼直竄心底
是遭遇何事?竟有此淒慄吠喊

無心工作翻身鑽入被窩
夜涼腳冷心膽寒
被窩如同防空洞收留了我
將一切外在的壓力聲響隔絕開來
暖活了全身卻始終心寒
斷續的禱告不願停止
似乎停下禱告就少了倚靠
禱詞微小卻極其懇切
「主啊!求你憐憫!」
為著許多的不安祈求
乞求主施恩惠,就是碎渣兒都好
不消多久即沈沈的睡去

沈重的身軀直至隔日中午被喚醒
一通來不及接到的電話卻叫醒了我
看著來電顯示及一通新的訊息
傳來令人驚愕的消息
友人的母親已然過世,正是昨夜凌晨時許
一股悲傷灰灰濛濛的飄來
白日的陽光不再耀眼
換來的是混濁黯淡的霧
轉身躲入被窩想暫時避開
但是一夜的溫暖只換來已然冰涼的心
原來整夜它都沒熱過

努力的撥開濃霧出門
背著沈重忙碌了一日
再跨出室外已然黃昏
看著天邊遠方白雲
盯著瞧著入了神
回神過來白雲竟已然變暗變形
想到杜甫的可嘆詩中
天上浮雲如白衣,
斯須改變如蒼狗。
古往今來共一時,
人生萬事無不有。

此時似乎看見了
友人的母親
乘著風向上飛去
是想像或幻覺都好
我知道是上帝在安慰我
不論她飛向何方
但這一切都在上帝的掌握下
曾經埋怨上帝為何取走她的生命
為何要讓我的朋友受盡苦楚
彷彿我忽然明白了
上帝有他絕對的恩待和憐憫權
倘若這全然是上帝計畫的一部份
必有祂令人無法測透及預料的心意在這當中
天色漸暗雲朵片片散去
此時我開始學習順服
上帝有祂絕對的權利
對每個人都是對我也亦然

pok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