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奏著輕鬆愉快的曲子
經過一段高潮迭起的旋律後
進入了和緩的間奏
配合著副歌與重複尾句
營造出完滿的一首歌
眾人起身熱烈鼓掌
我知道我終於辦到了

進入了穩定毫無熱血可言的生活後
就像是曲中人散一般的寂寞
只能偶爾面對著發了狂的青少年
與他們一同花著不多的年輕本錢
除了那些不成熟的興趣產生共鳴外
又有多少年輕的孩子們了解
我也曾叱吒風雲過

經過舞台上狂妄的姿態後
便很少再提及當年的痴
舞台也像是101大樓般的聳立
且呈現著等比級數般的離我遠去
口裡雖然說著:都過去了~
心裡還是時常低估著回憶
午夜夢迴仍會發著星光大道的夢

忙忙碌碌
何時我也成了繁忙的犧牲品
在擁擠的空間與時間壓迫下
我早已忘了那分安靜
只有在週日夜晚的安息中能窺得一絲渴望
累了倦了的軀體和心靈能得著短暫的喘息
旋即又扛起了不該有沈重感的責任
反反覆覆
日復一日
我早已忘卻
那沾染過風塵的舞台
如同鐵達尼般沈寂深海
也只能偶爾在腦袋的HBO上
消磨著發呆或放空的時間

直到某個雨停歇的夜晚
不敵枕邊人的嘮叨
我選擇逃離了這封閉的空間
狹窄的巷弄中流竄著我的身影
我抬起了頭發現
在這有如牢籠的都市中
也是有著天空的存在
我開始幻想著飛到一個有海的地方
我要在那海的沙灘上
辦一個唯我獨尊的演唱會
儘管只有螃蟹或大海是我的聽眾
我也要奮力的演唱
直到天上的星星都為我閃亮

閉著眼彈奏著我所熟悉的和弦
所有的旋律節拍都按著回憶開始舞動
就像是古老的大鐘重新上了油
齒輪開始滾動,似乎不曾停過
時間似乎沒耗損掉我多少的記憶
原來我一直記得,看來是我刻意忘卻了
當我陶醉在這美妙樂章的演出時
我來到了一個演奏的高潮
那是一大轉折所需的封閉和弦
我奮力用食指想壓出這高超的和弦
卻感到一股深沈的無力感湧現
讓我失去了壓出該和弦該有的力道
一瞬間崩潰殆盡
舞台瓦解如煙消散

剩下的是封閉在螢幕框中的我
一字一字敲著
試圖拼湊起過往的榮耀
但那封閉和弦卻告訴了我
你無法對抗這不可承受之重
生命是難以封閉的和弦
過去的封閉榮耀無法老調從彈
如今要面對的是另一個嶄新的封閉和弦

我困惑了
究竟我是在製造這個新封閉和弦
或是我被封閉在年少的和弦當中
時間...真的能證明一切嗎?

pok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