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流盡,還沒有乾

玷污的是肉體還是靈魂

赤條條的被佔有

如同被催眠一般

,洗淨肉體的污損

卻洗不盡靈魂的原始罪孽

亞當而來無法擺脫的宿命

中哭喊,肉身靈魂分化軟弱

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肉體

靈魂吶喊,枷鎖在肉身的淵處

無法操控,被玩弄於股掌間

嘶吼,作困獸之鬥

唯有能斷開裂縫

靈魂獲贖在即

仍在流,仍未乾

pok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